Deprecated: mysql_connect(): The mysql extension is deprecated and will be removed in the future: use mysqli or PDO instead in /home/cctvclpcvc8t0vpc5l/wwwroot/include/classes/common/mysql.class.php on line 16 Deprecated: Function eregi() is deprecated in /home/cctvclpcvc8t0vpc5l/wwwroot/include/classes/common/inject.class.php on line 80 孩子凭什么全听你的?----咨询师手记-关于我们 - 成都心理咨询,成都心理咨询师,成都青少年心理学习方法咨询,成都婚恋情感咨询,成都家庭治疗系统排列疗愈 
 
成都心理咨询 | 成都心理咨询专家 | 联系我们
 

 

关于我们


专家咨询师

张月维

简介: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、法学学士、应用心理学研究生;国家授证家庭系统排列高级指导师。四川师范大学外聘心理专家近十年,从事十多年心理咨询与家庭医... 详情>>

邢智

简介: 男 37岁,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,2007年获取国家心理咨询师资质,国家二级,潜心学习心理学理论知识,参与咨询实践活动,精通催眠技术、NLP神经语言... 详情>>

孩子凭什么全听你的?----咨询师手记

来源:心灵空间 发布日期:2017-11-08 浏览数:958 【收藏本页】

 

目录:

1愿意”被打的孩子

2“老师,你说真的有‘鬼’吗?”

3沙箱游戏作品《快乐》

4黄威回到原来的样子

5:家庭系统排列实录


题记:

    黄威是一个不怕打、又打不怕的小学三年级男孩,曾经留守老家,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五年,读书时回到父母身边。

    父母对他的怪异行为束手无策,与我交流时,他却很听话,但是又什么都不改变,使我做了许多无用功,不禁灰心丧气,心里不安,只想尽快结束工作。

    但在咨询结束时,妈妈提出一个疑问,当我用家庭系统排列去尝试寻找答案时,咨询峰回路转,出现柳暗花明的一幕,不但找到了儿子多动症的原因,还从根本上解决了家庭、孩子的问题。

 

一:“愿意被打的孩子

    因为学习不好,被妈妈带到易普斯咨询的黄威,虽然身材偏矮小,但小圆脸红扑扑的,一双特别灵动、充满好奇的大眼睛,引起我很大的兴趣,不禁感叹好可爱哦!妈妈王女士则给人柔弱的感觉,她脸色泛黄,披肩的长发有些凌乱,更显疲惫。

 “张老师,我儿子有多动症,很符合你们宣传栏里的多动症症状表现,你说该怎么办?王女士直截了当地说。 

哦,你觉得哪一点更符合呢?我沉稳地回答。

他上课注意力不集中,学习困难,行为冲动,经常和同学打架,这些都很像你们外面宣传栏里的多动症。王女士很专业地说。

接着,妈妈平静地讲述了孩子的生活细节:黄威脾气很倔、暴躁、动不动就着急、爱生气,而且还以为自己很好。老师反应他上课老走神,课堂上经常讲话,而且管不住自己。下课后常和同学打架。记忆力也非常不好,不会举一反三地做作业,语文作业是凭感觉来做,根本不看题目,写字许多时候反着来,比如:等字,总要写反,刚刚提醒他改正,擦掉后马上又写错了,跳字、漏字的现象很严重。

另外,还不制订学习计划,即使定好了也不执行,还找各种理由、借口推脱,多做一点作业就很冒火,遇到不会做的题,还很生气。还有,考题越简单越做错,有时很复杂的题他反而能做对,真搞不懂这个孩子在想什么。王女士强调说。 但是,他记那些调皮学生修改的古诗,听两遍就就记住了。像窗前明月光,疑是宝宝霜,擦在屁股上,两眼放金光这类歪诗,记得很牢。有时候和妈妈争吵完,他能把刚才的吵架对白全背下来,奇怪得很!确实很奇怪,有点符合多动症的症状特征。

    不过,你注意到他有哪些优点吗?比如哪些字没有写反吗?我说。

大多数的字是没有写反的,写反的字当然是少数。王女士笑了。

是啊,我们总是把注意力放在孩子不好的地方,并据此批评教育孩子;而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孩子做对的事情上面,及时地给予孩子肯定和鼓励。我也笑着说,你介意我和黄威单独谈谈吗?” 

好的。王女士到咨询室的外间。

    我笑咪咪地对黄威说:小朋友好,刚才妈妈说的事情是真的吗?

黄威看看我:我不知道,恩……你们说什么了?他一直在东张西望地观看墙上的图画,手里还不停的把玩一个变形金刚,根本没听我和妈妈的谈话。

我仍然微笑着:妈妈说你的记忆力很好,能很快的记住一些被修改的诗词,还能清楚记起和妈妈吵架的原话,是吧?我隐藏了妈妈的否定话语。

听到被表扬,黄威很高兴地说:是的,不过我不喜欢我爸爸。他老骂我,还说不要我了,要把我从家里赶出去。

 我欣赏着黄威的童言无忌:是吗?那爸爸会为什么骂你呢?

黄威有点生气地说:就是因为写作业嘛,我写作业就是为了完成他给我的任务。他骂我我就当没听见,不理他就没什么感觉了。” 

我不得不在心中感慨:八岁的孩子就已经在有选择的屏蔽外界的信息了,这是弗洛伊德的自我防御机制保护自己的典型无意识运用,华生老前辈的环境

决定论又被改变了。

    我继续询问:这样啊?如果爸爸骂你没用,他就不骂了吗?

黄威很老道地回答:他骂我多了,妈妈就给他发火,他火气就更大了。妈妈不在家的时候,他就打我,反正都被他打惯了,我的屁股已经没感觉了!

看他平静的小脸,我问:爸爸打的很痛吧?就因为不写作业,愿意被爸爸打吗?

黄威一脸的不屑:肯定不愿意被打了,因为不能还手!

我激起了黄威的情绪:因为不能还手才不愿意挨打?如果你能还手的话,你能打赢爸爸吗?

黄威一扬小脸,骄傲地说:打得赢!打不赢的时候我就咬他!我跑得快,他追不上我!

我被黄威的话逗乐了:那你愿意挨打还是愿意写作业?

黄威挑衅的神情:我还是愿意挨打!反正我已经没感觉了。他打了我,我就可以打别人了!

我疑惑地问:爸爸打你,你就可以打别人了?那你经常和小朋友打架吗?

黄威:是,爸爸打了我,我就出去打别人。我生气的时候就想打人,找个人来出气,感觉很爽!黄威的一个字,让我不敢相信他才八岁!

我进一步探究黄威的心理世界:如果找不到人出气时怎么办呢?比如不在家的时候,没有小朋友在一起,或者学校同学不愿意和你在一起?

黄威晃了晃小脑袋:那我就摔东西,我摔东西发脾气也是可以的。

我一时语塞:哦。

    我请王女士单独沟通,进一步了解黄威的情况,尤其是爸爸经常和儿子动武,这是我不能接受的,毕竟他才八岁。

说到打架,王女士非常生气:黄威一点儿都不怕爸爸,两爷子经常打架,现在他爸爸打他更狠了,我都制止不住了。

这样打有效果吗?这个是我关注的问题,孩子这么强烈的反抗精神,你们只一味去打,会有用吗?

打了以后可以坚持一段时间,过不了多久就又犯了。王女士叹了一口气。

他坚持的这段时间,你们都做些什么?我说。

不做什么呀,你坚持写作业了,我们就轻松些了,但是他总坚持很短的时间。王女士有些迷茫。

是不是这样的周期越来越短?就是打了黄威后,他坚持的时间越来越短?我基本知道症结所在。孩子好的行为习惯,如果得不到及时的肯定,进行强化,只有消退得越来越快。

是啊,你怎么知道的?而且他爸爸打他更厉害了,我很担心。王女士忧郁的表情。 

别着急,能给我讲讲孩子的成长经历吗?我希望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。

 

    原来,王女士在怀孕时,就曾经感染病毒,医生建议打胎,王女士考虑再三,仍坚持生下这个孩子。黄威出生后八个月,都由妈妈在带。后来由于要和丈夫到成都工作,一起创业开家具厂,黄威就一直由爷爷奶奶在老家照顾。五岁时,读学前班才回到父母身边。

现在孩子学习成绩一直在三十分以下,很难管教,丈夫对她当初决定生这个孩子有很多抱怨,把诸多问题都归结为怀孕时中了病毒。所以,有时丈夫打孩子,她都不敢多说话。

 

我与王女士总结咨询结果,结束了首次咨询:

    黄威不能简单地被冠以多动症,他静不下来、和同学打架,多是因为压抑情绪不能得到及时宣泄所致,尤其爸爸对他的暴打。曾经被留守在爷爷奶奶身边,没有安全感,他对父母的原爱感情,一定程度上被爷爷奶奶代替,所以他没有和爸爸妈妈建立起很深的情感连接。

比如,3—6岁的恋母情结没有完成,这导致他和妈妈有比较大的心理距离,许多困惑不愿意跟妈妈讲。而爸爸一味地对他暴力相向,他在凭最原始的安全需要保护自己,因此会非常强烈,而且不顾及任何后果。 

而且,在生活当中,父母更多地关注了他的缺点,对于优点经常视而不见,当他被殴打后有改正的进步表现时,父母会觉得是理所当然,不能给予及时的肯定和认可。这会让孩子没有被接纳的感觉,进而在家里找不到自己的位置。

    计划了四次咨询时间,我给妈妈布置的家庭作业是找到黄威的十个优点,每天重复给他说一遍,希望爸爸妈妈一起完成,下次请爸爸能参与进来。虽然王女士很怀疑这么做的效果,但她还是答应愿意回家尝试。

 

二:“老师,你说真的有鬼吗?

    第二次咨询,我检查妈妈的家庭作业完成情况。十个优点虽然多数很牵强,比如:愿意去上学,独立性很强等,但毕竟还是完成了。但是妈妈从没有对着孩子

表达。我请王女士看着儿子的眼睛,讲出他的优点。

黄威很享受地听着妈妈讲他的优点,用怪怪的眼神看着妈妈。

 

    我问黄威:小伙子,听妈妈这么讲你高兴吗?

黄威:高兴!

我继续推进:那你愿意经常这样听妈妈讲你的优点吗?

黄威:我愿意。

我继续:那我们来看看怎么样可以做到这些,可以吗?

黄威高兴地答应了,我请王女士离开了咨询室。

我用请教地口吻:小伙子,你说我们有什么方法可以让爸爸不打、妈妈经常表扬你?

黄威很享受我请教的口吻和给他小伙子的称呼,小脸一扬,骄傲地回答:把学习成绩提高就可以了。

我继续引导他:那我们怎么样就可以把学习成绩提高?如果你能想到三种以上的方法,那就太好了!

黄威似乎有些不屑,一口气就说了五种方法:上课认真听讲、作业及时完成、多复习、下课去问老师、放学后去补课,这些我都知道!

我竖起大拇指:太棒了!小伙子你说的非常正确!那你知道怎样能做到吗?

黄威很响亮地回答:我知道,这些很简单的,我都知道。停顿了一下,看看没有别人说:老师,你说真的有鬼吗?

这个问题让我觉得有些突然:你说有没有啊?我意识到他有话要说。

黄威神秘地说:要我说肯定有,我在老家的时候,人们都说晚上会有鬼,在城里我觉得家里的厕所就有鬼。他们(指父母)总让我一个人睡觉,我很害怕,还让我

去没灯的房间取东西,我也很害怕,我不去他们都要骂我。

 

    我意识到这和黄威的静不下来可能有很大关系:你怎么知道那里面就是有鬼?你见过鬼是什么样子的吗?

黄威:在老家我晚上都不敢出门的。到城里,我爸爸总讲牛魔王的故事,挺吓人的。我们一起看动画片,片子里经常有鬼鬼祟祟的东西,我看完后就很害怕。睡觉时总有一种不祥的感觉,总觉得有鬼在我的床边看着我。

我把手放在他的小肩膀上,安慰他道:你觉得是这样的感觉让你不想写作业吗?

黄威:是的,我一个人在小屋里写作业,很害怕,就老想出去。

 如果妈妈陪着,你感觉会好些吗?继续问他。我感觉他很聪明,情商远超过他的实际年龄。

 黄威:要好些,但她一会儿就走了,哎!叹了口气,好成熟的表情。

 我让黄威画出他看到的的样子,然后,引导他宣泄自己的恐惧:对着图画说出来自己的感觉。

 我看到你了!

我很尊重你!

你让我害怕!

请你离开我家!

 我有爸爸妈妈保护我……”

黄威的声音越来越响亮,我引导他跟随我的语句说以下的话:

 我不知道你是谁,我尊重你的存在!

 爸爸妈妈在我的身边,我很勇敢!

 

   几次重复后,黄威感觉很舒服,我告诉他一个人在家,感觉不舒服的时候,可以念这些句子,说给自己听。然后安排和王女士单独沟通。

王女士一点都不知道儿子在家里的恐惧心理,只是说:儿子一个人睡觉很不情愿,都是父母逼着他自己睡,但他要求开小夜灯或者开大灯睡觉。一个人不敢去厕所,爸爸总训斥他,认为等他长大了,就没事了。没想到有这么严重!王女士最后说。

 

    我和王女士探讨了黄威怕鬼,来源于安全感的缺失,需要爸爸的积极陪伴来弥补;同时妈妈需要补课恋母情结的重要性后,结束了第二次咨询。

最后我提出希望爸爸能来咨询室,但王女士好象没听到我的话。

 

三:沙箱游戏作品《快乐》

    第三次咨询,还是妈妈带黄威来到咨询室,妈妈反馈母子关系有了很大的改善,她在理解儿子心理的基础上,尽量多陪伴孩子。我询问爸爸没有来的理由,妈妈避而不答,黄威抢先说:他才不来呢,他根本不管我们的事。

 

王女士赶紧补充说:他到外地去了,我们的工厂挺忙的。

 

我感觉妈妈有难言之隐,不便继续这个话题。

 

哦,那我们今天先讲讲怎么上课听讲的问题,如果黄威小伙子学习得快,就可以留半小时,我们玩这个游戏,好不好?我布置今天的时间安排,希望能通过沙箱游戏,进一步分析黄威的心理世界。

 

    这样的模式很受黄威的欢迎,他早就对纷繁的沙具垂涎三尺了。黄威的接受能力很强,很快就全明白了听课技巧的全部内容,按照约定开始沙箱游戏。但是,黄威提出希望能和妈妈一起玩,我答应了,直接操作亲子沙箱游戏。

亲子沙箱作品:《快乐》

 

    主题《快乐》的作品很快完成了,黄威的解读体现出对妈妈强烈的依附性,而在作品的精神领域,暴力、恐惧的场景又多次反复地呈现出来。

 

黄威解释说:这是农村的生活,有一家人在吃饭,他自己则是骑着大鹿的勇士,肌肉发达,拥有使不完的力气,右上角的几个金刚型人物,就是传说中的饿鬼。湖泊中的大鱼也是要吃人的,这家人一点都不知道害怕。只有他自己很勇敢,可以打败一切饿鬼和怪鱼,保护他们。

 

我询问妈妈,黄威是否曾经有受到惊吓的经历,她回忆不起来。

    最后,我提醒妈妈注意关注黄威的进步,再次表示希望和爸爸沟通一次,然后结束了咨询。

 

四:黄威回到原来的样子!

    第四次咨询,还是妈妈陪同黄威来参加。没看到爸爸参与,我多少有些失望,毕竟爸爸对儿子的影响要深远得多!

王女士主诉黄威刚好了几天,现在又不听话了,前天在学校还和同学打架了,完全回到原来的状态。他总是这样,很反复,就像原来爸爸打他一次,就努力表现几天一样。来上了几次课,他也努力表现了几天,现在又回去了。王女士有些焦虑地说。

 

 是吗?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,让我们小伙子不能坚持呢?我看着黄威笑着说。

 

 我爸爸回来了,那天他又打我。黄威好委屈,就因为我有一道题没做!

 

是吧?爸爸没看到我们黄威的努力,我们把其他的作业题都做完了,只看到我们没做的题,就动手打人,不应该的。爸爸打你,你就打同学或者小伙伴出气,是吗?

 

    我不禁慨叹:在所有的家庭咨询中,如果家长不调整方法,孩子的改变是很难、也不持久的,我向王女士表达了此观点,就是希望黄威爸爸能参与咨询,改变殴打孩子的行为。

王女士把脸转向一边,回避着我的目光。每次都是这样的回应,我感觉很失望。同时对咨询的效果也失去了大半的信心。是啊,如果爸爸坚决不参加咨询,动辄对孩子暴打,这样我的工作几乎就是无用功,而且还会让我产生很大的无力感!

看到孩子闪亮的大眼睛,我继续讲述了一些文化课的学习方法,心里却盼望尽快结束这个个案。

王女士没有在乎我的无奈,似乎已经预见到了咨询效果一样,并没有表达任何不满。然后,她让黄威先离开咨询室,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。

 

 你想和我说什么吗?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。我提醒她。

 

 张老师,你有没有办法帮我搞明白他是不是真的有外遇了?王女士抬起头,看了我一眼,马上又把头埋了下去,好像并不想让我听见她在说什么。

 

你感觉丈夫有外遇,但是又没有任何证据,是这样吗?我回应道。

是的。王女士回答。

 

 发生了什么事情,让你觉得丈夫有外遇?我心中暗喜,怪不得王女士并不很在乎儿子的咨询效果,可能这才是她带孩子过来的真正原因——寻找可以信赖的心理老师,解决婚姻问题。

 

是这样。我感觉他的心已经不在家里了。去年(2010)年底,我无意中看到他一个很暧昧的短信,而且这半年来,他对我很冷淡,晚上回家很晚,或者干脆找各种借口不回来。我们几乎没有夫妻生活,即使有他也是敷衍了事,他多次解释说自己心情不好导致的。

 

那你采取过什么措施吗?他一直不来参加咨询,要了解这个问题有点难度。我进一步探究。

 

 我没告诉他找了心理老师!我曾经问他,他只说自己是要对这个家负责的,我们两个人挣的钱,不可能四个人花!让我放心。王女士平静地说,所以我也不想让他知道我在做这个事情。

 

 简单告诉我你们的感情经历,好吗?我转入另外一个话题。

 

我是大学本科毕业,他只是高中生,结婚后我们一起创业,现在开家具厂。他负责销售,我负责财务、内务。原来他对我很好,很尊重我的,我们感情基础还是不错的,就是最近半年来才这样的……”王女士叙述着。

 

       我大概明白了王女士的诉求,并简单向她介绍了家庭系统排列的相关知识,提出用这个方法可以尝试找到答案,可能有,也可能是她多虑了,王女士爽快地答应了,约好一周后的周六,在易普斯咨询室,为她的家庭举办该排列。我也希望能通过家庭系统排列,了解这对父子敌对的根源。

 

 

五:家庭系统排列实录

    到了约定的时间,王女士如期赶到。我向到场的所有支持此次家庭系统排列的朋友致谢后,开始排列进程(以下简略前期的护场活动)。

 

 咨询师(对大家):感谢各位来到易普斯咨询,我们一起来帮助一个家庭,(对王女士)先请今天的案主来告诉我们她想解决的问题。

王女士:我们家挺乱的,我也不知道怎么说,他爸爸老是打孩子、孩子也不好好学习、还有、还有……我不知道他整天在外面忙些什么,不怎么愿意回家。

 

 咨询师(对王女士):观察在座的各位,他们都愿意给你提供帮助。在他们中间,选出可以代表你自己、丈夫和孩子的人。走到他们身边说请你代表我自己(或我的孩子、或丈夫),然后请他们起立,站在每个代表身后,在他们耳边悄悄的告诉他你是某某某,某某某就是你家庭成员的名字,之后,凭自己的身体感觉把他们推入场中间。

 

 王女士照着我说的,很快把三个代表推到了场中央。

三位代表在现场的布局

几分钟后,儿子的代表很惊慌,身体向后倾、站立不稳向后退了两步,开始轻微的抽泣!

 

父亲的代表(一直低垂着头):好像很无力,感觉很烦躁!但是不想移动。

 

母亲的代表:开始没有什么感觉,看到儿子站立不稳,感觉有些担心。

咨询师(对儿子的代表):我引导你和爸爸说几句话,符合感觉的就说,不符合的不说。

咨询师:你是我唯一的爸爸,我完全接受你是我的爸爸。

 

儿子的代表:你是、你是、你是我的爸爸,我完全我完全……说不出来。

咨询师:(对儿子的代表)好,现在我引导你和妈妈说几句话,符合感觉的就说,不符合的不说。

 

咨询师:你是我唯一的妈妈,也是最有资格做我妈妈的人,我完全接受你为我的妈妈。

儿子的代表:你是我唯一的妈妈,也是最有资格、资格、资格(很努力)做我妈妈的人,我完全接受你为我的妈妈。

咨询师:请你接受我为你的孩子。

儿子的代表:请你接受我为你的……不想说了。

儿子的代表哭泣得更伤心了。

咨询师(对母亲的代表):看着你的儿子,我引导你和他说几句话,符合感觉的就说,不符合的不说。

咨询师:我是你的妈妈,你是我的儿子!生命经由我和爸爸传递给你。

 

母亲的代表:我是你的妈妈,你是我的儿子!生命经由我和爸爸传递给你。

 

 咨询师:我非常爱你,愿意给你所有的爱,请你接受我为你的妈妈。

 

母亲的代表:我非常爱你,愿意给你所有的爱,请你接受我为你的妈妈。

 

 咨询师(对母亲的代表):说完这些话你的感觉是什么?

 

母亲的代表:很舒服,很想和他说这些话。

 

 咨询师(对儿子的代表):我看到你在哭,听到妈妈说的话,你的感觉是什么?

 

儿子的代表():我想说早晚了,好像是我不需要她的感觉。

 

 我又同样引导父亲的代表对儿子说同样的话,询问父亲和儿子的感觉。

 

父亲的代表:没什么很特别的感觉,可以说。

 

儿子的代表(哭):早晚了,我不相信他,不想听他这样说。

咨询师:你的早晚了是指什么?

儿子的代表:好像是说在我需要的时候,没有给我,现在我已经不需要了,所以是早晚了,我觉得自己长大了。

咨询师:哦,是这样让你不愿意走进爸爸妈妈。

咨询师(对爸爸的代表):跟随我这样对儿子说儿子,我非常爱你,愿意为你付出我的一切,由于我是第一次做爸爸,我知道我不是最好的爸爸

 

爸爸的代表:儿子,我非常爱你,愿意为你付出我的一切。由于我是第一次做爸爸,我知道我不是最好的爸爸。

 

 咨询师:有的时候,或许我的做法伤害了你,或许有的时候忽略了你。

 

父亲的代表:有的时候,或许我的做法伤害了你,或许有的时候忽略了你。

 

咨询师:对不起,我承担全部的内疚和自责,我拿回属于自己的那份责任。

 

父亲的代表:对不起,我承担全部的内疚和自责,我拿回属于自己的那份责任。

 

 咨询师:我愿意学习如何才能做一个好爸爸,请你告诉我,我愿意帮助你建立自己成功快乐的人生!

 

父亲的代表:我愿意学习如何才能做一个好爸爸,请你告诉我,我愿意帮助你建立自己成功快乐的人生!

 咨询师(对儿子的代表):听到爸爸这么说,你的感觉是什么?

 

儿子的代表:(哭得更伤心)能接受,很难过。

 

 咨询师引导妈妈对儿子说同样的话。

 

咨询师(对儿子的代表):听到妈妈这么说,你的感觉是什么?

 

儿子的代表:很伤心,想让妈妈抱抱我。

 

 儿子的代表走近母亲的代表,两人拥抱在一起。

 

父亲的代表木然地站在原来的位置。

 

 咨询师(请另一位代表上场):你代表一位A女士,我不知道你是谁,但我知道你可能影响到了这个家庭系统,(停了一会儿)你可以跟随感觉,挪动脚步,寻找场上最舒服的位置。

A女士加入后的布局

A女士站立不稳、身体前倾,向前挪动脚步,靠近父亲的代表时,停了一下,后退了一步,站在黄先生的右后侧。

咨询师(对A女士):你在这里的感觉是什么?

 

A女士:开始想向他身边靠近,太近了也不舒服,在这里比较好。就是想靠近他。

 

 咨询师(对父亲的代表):你现在的感觉是什么?

 

父亲的代表:很舒服,她(A女士)靠进我时很舒服,但是太近的时候,有点心慌,现在这样挺好的。

 

 咨询师(对母亲的代表):你现在的感觉是什么?

 

母亲的代表:我想一脚把她(A女士)踢出去!

此时,坐在椅子上的王女士哈哈大笑:我也正想这样说一脚把她踢出去!,怎么她(自己的代表)恰好就说出来了,太巧了!

 

导师示意她保持安静,呆会儿再分享。

 

咨询师:(引导母亲的代表对母亲的代表)我爱你,同时,我也需要你的爱!我接受你为我的丈夫,我作为你的妻子。

 

母亲的代表(对爸爸的代表):我爱你,同时我也需要你的爱!我接受你为我的丈夫,我作为你的妻子。

 

咨询师:(引导父亲的代表对母亲的代表)我爱你,同时,我也需要你的爱!我接受你为我的妻子,我作为你的丈夫。

 

父亲的代表:(对母亲的代表)我爱你,同时,我也需要你的爱!我接受你为我的妻子,我作为你的丈夫。

随着心灵对话的深入,爸爸的代表和妈妈的代表向对方移动,拥抱在了一起,黄威的代表也移动了过去,一家人相拥而泣!

咨询师(对A女士):你现在的感觉是什么?

 

A女士:我觉得他们那样很好的,我没有想要进入这个的家庭,只是想离他近点,现在我想退后,再退后,不让他们看见我就好了。

 

咨询师征求王女士的意见,结束此次家庭系统排列。

 

代表分享

胡女士(父亲的代表):感觉到妻子太强大了,其实在心里很爱她的,就是不会表达而已。如果你能弱一点,我会更爱你的。

 

付先生(儿子的代表):我怎么会那么委屈呢?很怨恨父母,尤其是对爸爸很不满!当爸爸妈妈说愿意给我付出一切、很爱我的时候,好委屈哦。觉得这些来的太晚了,有怨恨的情绪!

 

刘女士(A女士的代表):这个人根本不想拆散你的家庭,然后去和你老公结婚的,你完全可以放心。她只是想离他近点,好像找个依靠的那种感觉。

 

 

陈女士(母亲的代表):开始儿子很委屈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,看到她(A女士)上来,很生气。后来老公给我说那些话,心理舒服很多。

 

 案主王女士

    感谢大家的支持,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孩子小时侯我们把他放在老家,他很不愿意,我们回家过春节,他都哭着不让我走。没办法,那个时候刚开始在成都创业,根本顾不上他,爷爷奶奶都七十多岁了,照顾不了他许多,这让他受了不少的委屈,可能就是这样他才怨恨我们的。

 

       原来认为他是多动症,现在才知道,这个孩子是在报复我们,不停的给我们出难题:爸爸打他,他就去学校打同学,好给我们找麻烦(指学校请家长)、考试故意不做简单题,用做差的成绩让我们着急,似乎我们越着急,他就越高兴一样,原来这么回事。

 

咨询师

    感谢王女士给我们一个很生动的案例,本案的关键点有两个,其一是儿子的反常举动,深层次的原因来自对父母的怨恨,所以,关注留守儿童不是一句空话。父母不在身边的孩子,成长过程中,安全感严重缺失,回到父母身边后,他们有一些怪异的行为,许多是为了引起父母的关注,如果不能积极弥补和孩子的感情连接,会影响孩子的一生。二就是夫妻关系,爱的成功实践,最基本的意义是来自相互承认自己对对方的需要,并且愿意接受对方给予自己所缺乏的,以及愿意给予对方所缺乏的。这是夫妻关系的基础。现实生活中,拥有资源的一方,多会占据有力地位,等待对方乞求给予;而缺乏资源的一方为了保持平等的地位,拒绝乞求或不愿意接受对方的给予,这样双方的行为都会伤害到两性关系,长此以往,危机婚姻关系。

    一个月后,王女士打来电话,反映爸爸近期都没有再打儿子了,前两天到外地出差,还给黄威买了一套衣服回来,儿子很高兴,两爷子很开心,好像他们都忘记了之前是怎样干仗似的。我问及他们的夫妻关系,她笑了,很轻松地说:很正常,他没有晚回家了,我也调整了许多。

        20129月整理于成都市清江东路。

 

本文作者:张月维

 

 河北师范大学法学学士

 

西南大学应用心理学研究生

 

国家认证家庭系统排列高级指导师

 

成都市心灵空间文化传播中心创始人

 

四川省心理学会高教心理专委会副主任。

 

 注:多动症:注意力障碍和活动过度,学习困难、行为冲动,没目的活动,有始无终、杂乱无章且动作花样繁多、不分场合、不计后果,无法自制,上课不遵守纪律。情绪易冲动、很难自控,成绩普遍较差,是很让家长、老师头痛的孩子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版权所有 (C) 2013 成都市心灵空间文化传播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. 网站建设:成都元鼎信息关于我们 | 服务项目 | 专家团队 | 联系我们   蜀ICP备13020453号-1
乘车路线:地铁一号线金融城站A出口前行300米左侧;  公交 公交125 162 184 509 D016 D017 D018 G25交子北一路站,G60 G61 G58 G59锦晖西一街站下车即到